• <b id="2eneh"></b>

    <u id="2eneh"></u>

      <b id="2eneh"><option id="2eneh"></option></b>
      <b id="2eneh"><address id="2eneh"></address></b>
      <source id="2eneh"></source>
      1. <source id="2eneh"><nobr id="2eneh"><rt id="2eneh"></rt></nobr></source>

      2. Email Login Language : Sun International

        《榮譽》封面人物孫峻嶺:世界上國家很多,但祖國只有一個

        2022-05-20

        《榮譽》雜志2022年第2期對孫峻嶺博士進行了封面專訪,以下是訪談錄全文。

        孫峻嶺,國際著名橋梁設計大師。20世紀80年代初,孫峻嶺師從中國橋梁工程界泰斗茅以升、程慶國;1988年獲得加利福尼亞圣迭戈分校雅各布斯工程學院最高全額獎學金,師從中美澳三國工程院院士塞泊教授攻讀博士學位。

        孫峻嶺在世界橋梁工程界拼搏40多年,設計、參與建造了全球許多地標性橋梁建筑,如美國海灣大橋和胡佛大壩壩底大橋、加拿大聯邦大橋、韓國西海大橋、巴拿馬運河三橋、泰國曼谷邦那高架大橋等等。

        2003年,孫峻嶺因參建重慶菜園壩長江大橋而回到祖國,之后相繼設計、參建了重慶石板坡長江大橋復線橋、港珠澳大橋以及新中國成立后最大的單體市政工程——鄭州四環線等重大項目,并與恩師塞泊教授在廣州共同創辦了瀚陽國際工程咨詢有限公司(簡稱瀚陽國際)。數十年間,孫峻嶺成就斐然,聲譽卓著。他主持或參建的重大國際工程曾三次榮獲被工程界譽為奧斯卡金獎的ENR(Engineering News-Record)年度工程大獎,六次獲得中國土木工程詹天佑獎……

        孫峻嶺同時是一位社會公益活動積極參與者,他所推動或參與的許多人文交流項目同樣成果令人矚目。他還是廣州新僑聯誼會執行會長,以一個杰出歸僑企業家的身份活躍在廣州乃至中國僑界,先后獲得了許多僑界和地方性殊榮,如國務院僑辦頒發的“重點華僑華人創業團隊”“中國僑界貢獻獎”以及“廣州創新英雄獎”等。

        2021年11月,廣州市人民政府授予孫峻嶺“廣州市榮譽市民”光榮稱號。他由衷地說:“非常高興,我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廣州人了!”

        廣州市榮譽市民孫峻嶺

         

        家國情懷

        我既是改革開放的見證者、參與者,也是這個過程的受益者。非常的感恩!

        ——采訪手記

        春暖花開時節,我們專訪了國際著名橋梁設計大師、廣州市榮譽市民、瀚陽國際工程咨詢有限公司董事長孫峻嶺先生。孫峻嶺中等身材,衣著樸素,為人謙和,雖年近花甲,但干練謹厚,英氣逼人。我們剛打開訪談的話匣子,孫先生便盛意拳拳地說:“感恩!我的人生,簡要來說,就是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國家改革開放后從貧窮到富裕、到今天朝著高質量發展的整個歷程。我既是改革開放的見證者、參與者,也是這個過程的受益者。非常的感恩!”

        孫峻嶺說,他于1963年出生在河南禹州的一個鐵匠家庭,他的爺爺是個鐵匠。在他幼年的記憶里,家庭條件非常困難,“艱辛得有時連吃飽、穿暖都是個問題”。

        “特別感謝鄧小平開啟了一個嶄新的時代。” 孫峻嶺說,改革開放不僅改變了國家的發展走向,也改變了國人的命運。“高考制度的恢復,不僅為一代年輕人開啟了改變命運的大門,也為國家的未來發展打開了人力資源的閥門。”

        1979年,孫峻嶺參加了“文革”后舉行的第三批次高考,考進了鐵道部最高學府——西南交通大學。“這是一所老牌院校,為國家培養了很多院士,其中包括“兩彈一星”方面的高端人才。”本科畢業后,孫峻嶺又考上鐵道科學研究院的研究生,師從橋梁泰斗茅以升、程慶國。“我也是茅先生帶的最后一個學生。帶我的主要是程慶國院長,他也是兩院院士,國家三線建設時是成昆路站的橋梁‘戰斗小組’組長,他為國家鐵路事業奮斗了一生。”

        1988年,孫峻嶺獲得了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UCSD)的最高全額獎學金,師從中美澳三國工程院院士塞泊教授攻讀博士學位。

        孫峻嶺從此開始了旅美生涯。此間十余年,孫峻嶺參與了全球許多重大橋梁工程的設計和建設,如美國海灣大橋和胡佛大壩壩底大橋、加拿大聯邦大橋、韓國西海大橋、巴拿馬運河三橋、泰國曼谷邦那高架大橋等等,它們迄今仍是聞名世界的地標性橋梁建筑。

        2003年1月2日,一個業務上的機緣,孫峻嶺回到了祖國。“當時我正在負責胡佛大壩壩底大橋的一個最大拱橋的設計,施工圖都快完成了,但我看到桌子上放著競投重慶菜園壩長江大橋工程的有關資料,就想著該回來了。”

        “我經歷過國家的艱難時期,能感受到國家今天的局面來之不易,一直懷揣著回報祖國的夙愿。”

        這一回來,孫峻嶺就在祖國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從菜園壩到石板坡,從石板坡到朝天門,從朝天門到港珠澳,從港珠澳到廣州市軌道交通6號線、4號線、21號線、14號線,然后又到我的老家鄭州的四環線……”

        “一路走來40多年,我就做了一件事:造橋。”孫峻嶺謙遜地說。

         

        廣州情緣

        廣州是我的第二故鄉,我很愛這個城市,很高興現在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廣州市市民!

        ——采訪手記

        2021年11月22日,鑒于長期以來對廣州市作出的杰出貢獻,孫峻嶺被廣州市人民政府授予最高榮譽——“廣州市榮譽市民”光榮稱號。

        孫峻嶺伉儷在廣州市授予榮譽市民稱號大會上

        孫峻嶺對此倍感自豪,他說:“能成為一個廣州市的市民我非常高興。我在廣州已經16年了,很快就要超過我在任何一個地方包括我在家鄉待的時間。我與廣州的感情與日俱增,我很愛這個城市。我的孩子,除了老大在美國,后邊的三個都在廣州。廣州是個好地方,潛力不小,廣州的未來大有可為。”

        訪談中,他向我們分享了他與廣州的“獨特緣分”——

        “2003年至2006年間,我是以美國公司派員的身份回國做事。當我決定留在祖國開拓事業后,當時有四個地點可供選擇:重慶、北京、上海和廣州。我清晰地記得,2005年8月28日,當我們在重慶召開公司籌建籌備董事會討論公司選址時,我們非常認真地分析了四個選項的各自利弊。重慶,我在那里做了很多工程,知名度高,起步比較容易;北京,我曾在那里求學,恩師和人脈資源都在那里,很多決策機關也在那里,朋友們也希望我回去;上海,是個外向型城市,大家都認為作為合資企業,應該開在上海;廣州,我一個朋友、一個親人都沒有。但后來我和我的導師,也就是合伙人塞泊院士最終果斷選擇了廣州,理由有三個:一是廣州是中國近代史上最開放的城市;二是廣州城市特質務實而包容;三是廣州地處珠江下游,水系發達,作為‘做橋’的公司,再合適不過。”

        廣州市軌道交通14號線

        從此,孫峻嶺來到廣州。他積極推動廣州軌道交通產業鏈的高質量提升,并取得了一系列亮眼的成就——

        2018年,他與國家發展改革委綜合運輸研究所聯合主編出版論著《中國交通基礎設施產業升級戰略研究》,從產業視為“十三五”規劃提出了交通基礎設施產業優化升級的總體思路。孫峻嶺因此被評為“廣州市高層次人才”“廣州創新英雄”。

        他發起并主編了住建部行業標準《城市軌道交通預應力混凝土節段預制橋梁技術標準》(CJJ/T293-2019),于2019年11月實施,填補了國內相關技術標準的空白。

        他主持的橋梁工業化3.0技術相關課題“城市軌道交通長大區間全剛構體系橋梁綜合技術研究與應用”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其中標準段4x40m無支座全剛構體系橋梁綜合技術達到國際領先水平,獲廣東省土木建筑學會科學技術獎一等獎,中國土木工程學會“城市軌道交通技術創新推廣項目”;課題“橋梁智能工業化建造線形控制成套技術研究與應用”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獲廣東省土木建筑學會科學技術獎一等獎。

        基于橋梁工業化3.0技術建設的廣州市軌道交通14號線一期工程,2020年12月榮獲“國家優質工程金獎”,2022年1月榮獲第十九屆中國土木工程詹天佑獎,為推動軌道交通建設高質量發展起到了極大的引領作用。該技術還應用在廣州市軌道交通6號線金沙洲珠江大橋,廣州市軌道交通6號線、14號線、21號線節段預制高架橋,并進一步在市政行業推廣應用。

        扎根廣州后,孫峻嶺積極參加及倡導策劃的各種學術技術交流和培訓活動達數十場之多,以主題演講、技術交流等多種形式在廣州及國內傳播綠色建設理念,無私分享創業經驗和技術成果,促進共同發展——

        2009年,他牽頭組建廣東省院士工作站,與國際一流科研團隊合作,吸引留學歸國人才。

        2010年,他在港珠澳大橋建設初期,以大型橋梁工業化建設為主題為港珠澳大橋管理局技術管理團隊進行2次業務培訓和技術講座。

        2014年,第34次中國科技論壇“軌道交通   綠色建設產業化”在廣州舉行,瀚陽國際作為發起單位和主要支持單位,孫峻嶺為論壇作“綠色建設美麗中國”主題演講。

        港珠澳大橋

        2017年,他擔任“粵港澳大灣區工程領域會議”第一主講人。

        2020年,瀚陽國際作為廣州建設行業智慧化產業聯盟首批聯盟成員出席聯盟成立大會,并以主題演講深度參與了大會高峰論壇。

        孫峻嶺在主耕“本業”外,還積極為中外項目合作和文化交流傾盡心力。對此他謙虛地說道:“也許我只起到一粒沙子、一塊磚、一顆小石頭的作用,但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我就感到很滿足。”

        早在奧巴馬執政時期,孫峻嶺就為中美高鐵建設方面的合作積極奔走。“在中美高鐵合作小組里,我是中方的特別代表。盡管項目在后期的推進中出現了這樣那樣的阻力,但當時中美雙方都有很多人為此作出了努力和貢獻,也確實推動了那時兩國間的友誼。”

        之后,孫峻嶺又積極推動中國重鋼出口美國,落地項目有美國舊金山—奧克蘭海灣大橋、紐約韋拉扎諾海峽大橋、阿拉斯加鐵路高架橋等。

        孫峻嶺還是UCSD中國校友會發起人之一。UCSD中國校友會目前發展到北上廣深及香港、臺北幾個大分區,中國校友總數達到3000多人,定期舉辦交流會、聯誼會等,大大促進了UCSD中國校友的互訪、交流及合作。

        在采訪孫峻嶺先生時,我們深為他的情懷和擔當所觸動。他卻淡然地說:“人都只活一輩子,能量耗完了一輩子也就結束了。活著總要干點有意義的事情,要給下一代傳遞些正能量。”

         

        百姓情結

        國家把納稅人的錢交給我們,把錢用恰當,那就是造福于民啊!老百姓心里是有感的呀!

         ——采訪手記

        采訪孫峻嶺先生,總讓人有種感覺:他的話語平實,但感情豐沛,尤其是談及普通百姓時,其關愛之情直抵人心。他跟我們分享了一段往事——

        “我回到祖國建設重慶石板坡長江大橋復線橋的時候,有一件小事讓我深深感動了。”

        重慶石板坡長江大橋復線橋工程是一座技術難度非常高的工程。孫峻嶺不僅是這座橋的設計、施工總工程師,還是BT(設計施工總承包)項目的常務副指揮長。

        重慶石板坡長江大橋復線橋

        “你們知道,橋梁分為四類:懸索橋、斜拉橋、拱橋和梁橋。前三類橋梁的梁跨都容易做大,但梁橋不容易。但我們做出了世界第一跨,梁跨330米,比虎門大橋270米的梁橋大很多。它迄今仍保持著梁橋世界第一跨的世界紀錄。因為工程非常的難啊,建成后就更多了一份難舍的心情。所以當整體工程完工后對外開放的前一天,我和業主方的老總都想再回去好好看看它。第二天,我們按約定的時間,在早上七點在橋的一端會合,然后兩人從橋的一端跑到另一端。滿足心愿后,我叫了一輛出租車趕回住地。出租車司機是位40歲出頭的重慶本地女同志,她不解地問:‘你們為什么一大清早來到這座沒開通的橋上啊?’我告訴她我們是橋梁的設計者、建造者。她聽后開心地說:‘你們辦了件大好事呀!以后過江就再也不擔心堵車了,我們開出租車的每年興許能多賺不少錢呢!’到酒店后,她堅決不收我們的8元錢車費。”

        “這事讓我非常感動!在路上聊天時,我了解到,這位女同志的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生活并不容易。若在平時,她說不定會為了一元八角跟別人爭辯一番。但當聽說我們是這座橋的設計者、施工者之后,她卻怎么也不肯收車費!我從中體會到,我們做的很多事情,百姓是有感的呀!國家把納稅人的錢交給我們,就是給我們為百姓服務的機會,把錢用好用恰當,那就是造福于民,老百姓心里是會認可的呀!”

        孫峻嶺堅信,只有讓老百姓有感的工程才是好工程。

        他覺得,這些年他堅持綠色橋梁建設的高質量發展理念,是與國家的發展戰略一致的,跟百姓在新時代對新的發展需求是相吻合的。但他感到有點遺憾的是,國家在改革開放的中前期做了許多規模大但技術含量較低的建設。孫峻嶺說,習近平總書記早在十多年前已經大力倡導綠色發展的理念。“對習近平總書記的這個號召,我全心全意地擁護、支持,也將盡力去踐行。我這些年可以說窮盡全力推動的一件事——行業的技術升級,向著工業化升級,向著綠色、低碳、高質方向發展。”

        “今天,我們發展的需求、邊界條件已不一樣,過去的發展理念已趕不上人民對新時代的新需求,現在更需要低碳、綠色、環保和生命周期等等新理念。”

        “最近三五年我一直在用全心做的一件事是鄭州四環線。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單體市政工程最大最綠色的建設項目。它意義非凡,是我們國家交通基礎建設高質量發展的一個里程碑項目。”他認為,“鄭州作為非沿海城市,無論就地理位置還是國家沿海至中西部發展程度和戰略上,都是一個臨界點。鄭州四環線的建設就出現在這個新發展新需求的節點上。在這樣一個城市做綠色、低碳和工業化程度更高的建設,比起北京、上海、廣州等已經發展起來的城市,鄭州更能為國家起到一個標桿性的推動作用,它昭示著國家的發展需求已經到了更高的程度。”

        最讓孫峻嶺高興的是,他對新發展理念的堅守,已經開始惠及平民百姓。“我很高興,在廣州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我們和廣州地鐵建設者的共同努力下,大大地推動了工業化程度的提高,在綠色建設和低碳發展方面做了一點事情。”他認為,廣州以新發展理念發展軌道交通建設具有很大的社會推動作用。

        廣州市軌道交通6號線金沙洲珠江大橋

        “眾所周知,我們國家有上億的農民工,他們是改革開放的主力軍。幾十年來,我們國家的農民工從原來的小張變成了現在老張,但依然在城市里從事著低端的工作。反觀德國、日本,他們的農民工斯密斯或三島,入城干了二十年后都能轉為技術工人。為什么我們國家的農民工小張干了一輩子還是農民工老張,融入不了主流社會呢?是因為他們一直在低端技術層面下干低端的活。”孫峻嶺說,“出現這種現象,除了政府和社會其他層面的責任外,我們做技術的人也是有責任的!因為在過去,我們一味貪大求快,而不是按照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來的朝著綠色、低碳、高質量進行發展,更沒有對我們從農村來的城市建設者進行一種全面性的技術性升級。”

        鄭州四環

        為此,他呼吁:“今天,我們需要在高質量方面推動一些存量經濟發展。這是有難度的,阻力會不小,但它是國家向前發展繞不開的一道坎。高質量發展是國家復興的唯一一條路,沒有其一,勢在必行。早做,國家受的損失會少一些;晚做,國家付出的代價會更大。”

        孫峻嶺說,在民心工程方面,我們要走出過于追求“大”的誤區。“不能否認,許多大的民心工程做得很好,但它們掩蓋不了大面積‘主體工程’仍然非常落后這一事實。”

        孫峻嶺說,他的前半生做了很多高、難、特、新的工程,現在開始的后半生,他要將自己的力量集中在他所稱的“主體交通基礎設施工程”上來。

        “現在富裕的群體已經非常好了,我們要更多地關心還沒有富裕起來的群體。工程界也一樣,我后邊要走的路,將更多著眼于‘主體交通基礎設施工程’。也許它們上不了報端,但與廣大百姓的切身福利攸關。只有這些工程升級了,才是整個建設業的升級。”

         

        僑界情義

        國家可以有很多,但祖國只有一個!親人有很多,但父母只有一對!這是一個繞不開的理。

        ——采訪手記

        2014年,廣州新僑聯誼會成立。長期活躍在海內外僑界的孫峻嶺被推選為廣州新僑聯誼會執行會長。

        孫峻嶺在2021年廣州市新僑聯誼會年會上發言

        對這份光榮的社會職責,孫峻嶺勇擔使命,以僑為橋,帶領新僑力量銳意進取,不斷為社會作出新的貢獻。人們贊譽說,孫峻嶺不僅把橋梁鋪設在大地上,也把它們架設在人們的心坎上。

        采訪時,孫峻嶺告訴我們,一個星期前他剛好去參觀了廣州華僑博物館。他動情地說,通過博物館的展陳他了解到,華僑華人自近代以來,在國家的各個重大歷史階段,無論是辛亥革命、抗日戰爭、新中國建設還是改革開放后至今天,一直都是祖國革命和建設的主要力量。祖國也始終把華僑華人當成中華大家庭的核心成員。

        孫峻嶺對國家的僑務工作非常贊賞。“國家對新老僑胞都非常重視,真是太好了!”他說,“從傳承來看,新老僑是一體的。做他們的工作,沒有任何矛盾的地方,應該說是相輔相成、相得益彰。”

        孫峻嶺說:“多年下來,我有一個深刻的印象:廣州市僑聯為新僑、老僑做了大量的工作,我們在廣州發展事業和生活中都有深切的感受。所以,我也把僑聯當成娘家,把僑聯當成組織,到僑聯就算回家了。”

        “作為廣州市新僑聯誼會的執行會長,我感覺很榮幸,也感到在新僑層面要做的事情有不少。新僑有許多新的特征,譬如很愛國、更專業、知識更前沿、站在技術和文化前沿、更多地活躍于國內外主流社會等等,同時有更強的事業情結、技術情結、家鄉情結等,所以更需要在工作方式上下功夫,為他們搭建更多、更好的平臺,就此而言,新僑工作值得進一步思考和拓展。他認為,“抓住了新僑,也就等于抓住了老僑”。

        孫峻嶺說:“我特別開心能為年輕人做些事,特別愿意鼓勵他們回來創業。”他說,國家已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改革開放步入了深水期。“希望海外的年輕人盡量回來為國家做事情,國家現在需要華僑華人為新時期的高質量發展發揮他們的長處。”

        他同時語重心長地勸諭海外才俊:“能回來就好好地為國家做事情。如果不能回來,就在所在國好好地為當地人民和政府做事情,為咱們華人爭口氣。”“其實在外邊,也可以為祖國做很多的事情。”

        孫峻嶺非常真誠地談了自己在祖國創業的四點個人感受:“一、現在回來,是國家需要、百姓需要、父老鄉親需要;二、創業一定是艱辛的,這條路很難;三、政府是支持的,很關愛創業者;四、艱難過后,定有美麗。這是一段艱辛與美麗共存的歷程!”

        孫峻嶺鼓勵有志向的年輕人一定要無畏艱辛,勇毅前行。“年輕人還是要有一些使命感的。”為此,他跟我們分享了他年輕時的一段經歷——

        “1993年,我有幸做了人生的第一項工程——加拿大聯邦大橋。這個大橋的工業化程度之高,建設條件之艱巨,迄今為止仍是世界橋梁界的巔峰之作。這是一座跨海大橋。建造時地理條件非常惡劣:橋長13公里,水深43米多,有冰、有風、有地震,冰封期漂浮的長度達幾公里、重達兩萬噸,每年的施工周期只有六個月,建設難度就一個字:難!”孫峻嶺當時負責橋的下部結構的設計,這是全橋最難的地方。1996年,當這座橋放上最后一個預制塊的時候,大家都在指揮船上放禮花、開香檳開心地慶祝。“但當時有三個人:這個項目的法裔美國籍總工程師、負責上部工程的主任工程師,還有我這個負責下部工程設計的主任工程師,靜悄悄地找了船上一個最安靜的地方,大家默然無語,六目相對,最后都抑制不住淚水長流……”

        加拿大聯邦大橋

        說完,他頓了頓說:“新一代有福啦!改革開放為新一代從物質到各種條件都奠定了很好的基礎。大家有學上,有飯吃,有事業可以開拓,有國家的需求做牽引。這些都比父輩們尤其是祖輩們好很多。”他覺得,盡管年輕的一代沒有經歷過父祖輩挨餓受凍的“物理冰霜”,“從生命哲學的角度上看這似乎有點遺憾,但也不能人為地給他們制造‘物理冰霜’。畢竟,年輕人有年輕人自身時代的挑戰,他們有他們繞不開的新的‘冰霜’,需要他們勇敢地面對和承受。總括一句話,年輕人有年輕人的路要走,我們無法替代!”他說,“我們要對年輕人有信心,他們一樣是很愛國的。我們能做的,就是給他們更多的祝福,盡量跟他們一塊走、一塊聊,讓他們的前行之路能更順一點,要相信他們會做得更好。” 

        他唯一希望的,就是年輕一代在追求事業的過程中,能抵御各種社會誘惑,不要迷失方向,要秉持初心,心懷祖國,才能擁有不懼前行的勇氣和毅力。

        他說:“世界上國家有很多,但祖國只有一個!親人有很多,但父母只有一對!這是一個繞不開的理。”

         

        來源:《榮譽》雜志2022年第2期

        撰文:羅立良

        圖片:黃為民、林藝明

        瀚陽科技通過CMMI5認證 澳門輕軌石排灣線主體建造工程舉行高架橋安裝啟動儀式
        亚洲av永久青草无码精品